漩涡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漩涡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光伏企业建电站自救需破两大难题-【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2:08:42 阅读: 来源:漩涡泵厂家

光伏企业建电站“自救”需破两大难题

自2011年下半年以来,光伏行业开始陷入低谷,雪上加霜的是,如今美国双反政策已定,欧盟双反的大棒也即将落下,中国光伏企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产品滞销,库存严重。在这种背景之下,国家陆续出台了分布式发电细则、金太阳工程等众多利好政策,众多光伏企业纷纷出手建造光伏电站,以建电站来刺激组件等产品的销售,中国光伏电站投资出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热潮。

危机面前,中国光伏企业开始了艰难的自救。

据记者了解,2012年我国的光伏安装量在5吉瓦左右,比2011年的2.5吉瓦翻了一倍,已成为全球安装增长最为迅速的国家,仅次于德国的8吉瓦,位居全球第二。

在市场一片萧条的状况下,光伏电站市场的兴起,让光伏企业们看到了走出困境的希望。

逆市突围自救

只有电站市场的开启才能极大地刺激产业链上下游产品的销售,让电池组件商走出困境。

中国的光伏行业似乎否极泰来。

从2011年以来,光伏行业已陷入接近8个季度的低谷和全行业亏损中。“迄今为止,全球上没有任何一个行业能持续这么久的危机,因此行业复苏已是即日可待。”近日,一位光伏业人士向记者指出。

目前在国内建造光伏电站的企业有三方力量,其一是纯粹的电站运营商,诸如天华阳光等;其二是组件生产商,如无锡尚德、赛维LDK等;其三则是一些央企,比如中节能、中建材等。

2013年1月18日,天华阳光控股有限公司宣布,其投资的位于新疆阿拉尔市的30兆瓦大型光伏地面电站,成功并网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一师电网,而阿拉尔30兆瓦光伏电站只是天华阳光在该市开发的200兆瓦项目的一期工程,全部建好后,这将是新疆地区最大的并网光伏电站之一。

据记者了解,电站位于阿拉尔市工业园5号园区,项目总投资3亿元,占地近2000亩,于2012年9月开工建设。项目经理李洪洁介绍,该电站共使用12.6万块太阳能电池板,并网后,预计在25年运营期内平均年发电量可达4700万千瓦时,电力主要供当地电网使用。

“新疆光照资源丰富,全年平均日照时数为2500~3550小时,位居全国第二,天华阳光早在2011年年初就已将新疆列为大型地面光伏电站项目重要的战略市场,迄今在当地已储备了丰富的项目资源。”天华阳光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苏维利向记者表示。

“从目前来看,建设光伏电站是拯救中国光伏危机的唯一出路。”苏维利认为,只有电站市场的开启才能极大地刺激产业链上下游产品的销售,让电池组件商走出困境。

苏维利表示,在2012年该公司建造的光伏电站为300兆瓦,国内国外各占一半。该公司预计2013年国外的安装量将达到400~500兆瓦。

除了企业层面的战略布局以外,从国家层面看,也意识到了拯救光伏产业必须先救光伏电站市场。一时间,光伏市场各种利好消息不断。2012年年底,国家电网[微博]公司规定了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可全程免费并网;而后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也确定了促进光伏产业发展的五项措施,这些都被看成是光伏产业的救市之举。

两大难题待解

不过,国内电站安装市场一方面热浪滚滚,另一方面却也暗藏隐忧。目前主要存在并网难题和拖欠上网电费问题。

赛维LDK一位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卖电池组件基本处于亏损状态,卖得越多亏损的就越厉害,但不卖放在仓库,产品会更加贬值,所以很多企业进退两难。

“建造光伏电站的内部收益率一般在8%以上,6到8年就可收回成本,因此由企业来直接建造光伏电站成为一种出路。这两年,赛维LDK在青海等西部地区建造的电站总量在100多兆瓦,2012年以来因为资金紧张,已经开始把一些没做的路条陆续转让给了中建材等国企。”

上述赛维LDK人士认为,目前众多电池组件企业投资光伏电站,也是一种被迫转型和趋势,越来越多的制造企业希望通过开发电站来增加产品订单的销售,“目前,国内的一些上市公司,诸如海润光伏(6.11,-0.04,-0.65%)、向日葵(6.640,-0.03,-0.45%)、综艺股份(6.05,-0.13,-2.10%)等2012年以来也纷纷进入下游电站业务,试图以这种主动出击的方式来打破这死气沉沉的局面。”

不过,国内电站安装市场一方面热浪滚滚,另一方面却也暗藏隐忧。

上述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主要存在并网难题和拖欠上网电费问题,“这两个难题已导致很多实力较弱的投资该领域的中小企业倒闭或破产,如果这些问题不能解决,如今电站市场的繁荣只是短暂的昙花一现。”

据记者了解,在新疆哈密市的石城子光伏产业园内,2012年共计划建设14个电站项目,有10个已经完工,总量达到了138兆瓦,但迄今为止全部都未能上网,其原因主要是当地电网公司尚未铺设输电线路,于是园内的企业便自掏腰包建设线路。

一位当地投资者表示,“要是等电网公司铺好线路再并网,至少要近一年时间,亏损的会更多。”

“十几公里长的输电线路要4000多万元,而升压站则需投资9000万元,总投资是1.2亿~1.5亿元。”上述投资者说,这些资金将由园区内的企业分摊承担,每家大约在1000万元左右。而此前园区内的企业投资光伏电站的投入大约在1亿元左右,这些额外的投资给每个企业增加了10%的成本,也打乱了原有的预期盈利计划。

恶性循环难破

在并网难和拖欠上网电费的困境下,电站投资者们已越来越难从银行直接贷到款。

一位地方电网公司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普通煤电上网电价是每度0.2~0.3元,水电上网电价是每度1.8~1.9元,而终端家庭用户则以每度0.7元左右售出。但光伏发电的成本在1.15元/度,即便有国家财政补齐,但等待补贴下发时间长,也无利可图,因此电网公司普遍积极性不高。

除了并网难问题之外,众多电站投资更是多数面临被拖欠上网电费的困境。

一位投资光伏电站的电池组件企业高管向记者表示,此前曾大受追捧、素有“光伏之城”的青海格尔木地区,2011年就有几十家光伏企业进入建造光伏电站,当年该地区的装机容量就达到了惊人的1吉瓦,中国光伏电站市场火爆的行情也是从此处开始。

“但从2011年至今,格尔木地区的大部分电站均没有收到上网电费,而且该地区2012年新建造的电站,至少在2013年6月之前是无法并网的。”上述高管表示。

“这样会造成很多问题,在建造电站的前期经过财务预算,预测内部收益率能达到8%以上,但后期由于无法并网和拖欠电费,导致成本回收时间无法预测,这让电站投资者损失惨重。”上述投资者无奈地表示。

而据地方电网人士介绍,电网公司发放给企业的上网电费需要经过发改委和财政部门的严格审核,只有等审核通过,财政部把补贴发给电网公司,电网公司才可能将电费发给电站企业。“上面欠电网公司的钱,电网公司也只好欠着企业,如此形成恶性循环。”

据记者了解,企业投资光伏电站,一般情况是企业自有资金占20%,银行商业贷款占80%,而如今在并网难和拖欠上网电费的困境下,电站投资者们已越来越难从银行直接贷到款。

“要想让国内电站市场的增长长期保持下去,就必须保障投资者利益。”苏维利对记者表示,“首先需要明确光伏电站上网电费的发放日期;另外,已经并网的电站,需要电网公司协助投资者尽快回收成本,这样才有能力去投资更多的电站,光伏产业也才能更快地走出危机。”

嘉峪关工服设计

烟台定做西装

延安西服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