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漩涡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雀巢乳品质量存漏洞克氏棘豆

发布时间:2020-10-19 04:32:54 阅读: 来源:漩涡泵厂家

雀巢乳品质量存漏洞

证券日报

全国讯:现在的雀巢,丑闻不断。

日前有媒体称,雀巢涉嫌克扣黑龙江省双城市奶农,通过与当地政府合作垄断奶源,降低收购牛奶成本。

10月24日记者采访了雀巢中国新闻发言人何彤,她表示,“这个是历史遗留问题”,她同时强调,雀巢在当地也没有垄断。

同时雀巢中国公司对记者表示:“雀巢在双城20年,为当地经济、奶农和社区做出了有目共睹的贡献,我们会跟政府认真调查该事件,如果属实会认真及时给予解决。

而黑龙江乳业协会及双城市政府对此事表示沉默应对,记者多次联系但并未给予正面回复。

当地政府的角色

跟据公开资料显示,双城市是黑龙江省养牛第一大市,这个市每日产1200吨鲜奶。

根据报道,双城市畜牧局称,双城在2002年前后曾跟雀巢公司签有协议,不准双城市再建其他乳品企业,双城市的鲜奶原则上必须交给雀巢。

龙江双城雀巢公司由雀巢公司与双城市乳食业公司共同投资兴建的一家合资企业,1990年6月企业建成投产,公司主要以鲜奶为原料生产系列化乳制品。目前,双城市当地目前有超过18000户奶户为双城雀巢公司供应鲜奶。工厂2009年纳税额达到2.6亿,为双城“农业产业化的龙头企业和财政支柱企业”。

据相关媒体报道,雀巢集团旗下黑龙江双城雀巢公司多年来通过对奶秤做手脚,计数器“暗藏猫腻”等手段克扣奶农,并已成为“公开秘密”。此外,该报道称,双城市政府还在雀巢公司拥有股份,双城市前任市领导还是双城雀巢公司的董事长。

双城雀巢有限公司总经理恩伟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即曾公开表示雀巢和当地政府合作达到了共赢的局面,“双城雀巢公司有3%的股份在政府手里,双城市的市长也是雀巢公司的董事长”。

记者关于此事问询雀巢中国时,雀巢并未予以否认,只是强调该事件系历史遗留问题。

广州奶协理事长王丁棉在接受记者表示:“当地政府的行为是地方垄断行为,这个事情每年都有只是现在才予以重视。”他同时强调:“奶农是整个产业链上最底层的群体,但当地政府的行为让当地奶农陷入‘爷爷不疼,舅舅不爱’的境地。当地政府并没有摆明自己的角色。”

双城市奶农反映,在2010年黑龙江省实施鲜奶收购政府指导价之前,雀巢公司给奶农的收购价是最低的,有时才1.6元一公斤。政府还阻止奶农把奶卖给外地企业,并曾由公安、畜牧等多部门组成工作组四处拦截。

但在记者采访中了解到,目前收购奶源的市场价格在3元左右一公斤,先后差近一半的价格。

而据了解,双城市政府部门帮助雀巢垄断奶源的主要原因,是雀巢的税收支柱地位。双城市畜牧局介绍的情况表明:雀巢公司历来是双城市的纳税大户,2004年双城市全部财政收入5.8亿元,仅雀巢就纳税3.7亿元,占60%。2010年双城总财政收入16.38亿元,其中雀巢2.8亿元,仍处于支柱地位。

事实上,雀巢给政府交的税收,很大一部分来自奶农的损失。

一位业内人士算了一笔账:鲜奶1公斤收购价比市场价低0.2元,雀巢收1吨鲜奶就节省200元,按一天收1000吨鲜奶计算,每天节省20万元,一年节省7000多万元。前几年雀巢收奶每公斤比市场价低0.5元,那么其每年给政府的税收,几乎全部来自奶农。

雀巢的角色

1990年,雀巢在双城建立了进入中国以来的第一个牛奶加工基地,而事实上,在此之前,雀巢在双城已经进行了3年的奶区基础建设,雀巢带来了资金和国际技术团队,与本地政府和农户进行合作。如今,这种模式已经成为雀巢在中国发展的普遍模式。

“雀巢一直持的是‘官老大’态度,他们并没有把奶农视为合作伙伴,并没有善待奶农。”王丁棉对此事如此评价。

采访一名知情人士吐露,该人士吐露:“雀巢一直鼓励收购散户,而收购散户本身就保证不了牛奶的质量,对于雀巢乳制品的质量问题我持保留意见。”

双城市奶农还反映,雀巢公司还将“以质论价”变成克扣奶农的手段。黑龙江省明文规定,鲜奶达到国家标准,就该按政府指导价付钱,但雀巢公司却把鲜奶分四个等级收。比如三季度雀巢对外称奶价是每公斤2.97元,其实奶农交的一等奶才能达到这个价格。如果是四等奶,连2.7元都达不到,而且出现四等奶的奶农,要承受一个月的低奶价。对于奶农反映的问题,双城市畜牧局副局长霍志宏承认,确实收到了对雀巢公司的投诉,一是细菌含量问题,二是奶量多少问题。他说,2002年,政府对奶农反映强烈的有克扣问题和不透明问题的奶站进行了整顿,一个奶站站长被判刑,几个被撤了职。

王丁棉对记者表示:“奶农受到不公待遇,主要体现在利益分配上,这是雀巢以价格话语权在收购指标上动手脚,造成伤农的后果。”他同时认为,“当地政府签订这样的合作协议,严重违反市场经济的原则,是地方垄断行为,政府明文去保护外资企业,其自身角色就没认清楚。”

对雀巢的这一行为,《齐鲁晚报》发表评论员文章称,雀巢克扣奶农,实在“没有技术含量的行为,此举完全是“从奶农口中夺食,公然掠夺底层民生”。而双城市政府的“帮凶”做法,更是被利益绑架,自甘堕落。

针对雀巢的经营模式有新华社报道表示,雀巢利用给政府提供税收和股份的方式绑架地方政府,垄断奶源,克扣奶农,低成本运营,不仅违背了市场规律,也破坏了中国乳业的正常发展秩序。而地方政府为了税收,甘当企业的“守财奴”,是明显的行政错位。

上述知情人士最后针对此事评价认为“奶源不应是地方垄断,此事也充分表明洋奶粉并非都是好奶,国内乳企质量大多数其实都可以达标,并不比洋奶差。”

嘉兴治疗男科疾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脑血管畸形哪个医院最好

青春痘专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