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漩涡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融创新开放与监管

发布时间:2020-03-26 18:23:12 阅读: 来源:漩涡泵厂家

主持人:金融开放和市场化改革如何支持金融创新?创新总是和风险相伴,如何平衡金融监管和创新的关系?

袁力:开放越早越好。开放能够促进竞争,竞争可以推动改革,改革能够促进升级,升级才能促进进一步发展,这是多年来保险业发展的基本情况。保险业有三大特点:它是金融行业开放最早、力度最大的行业,到2004年保险业已全面开放;是市场化程度最高的一个行业,如财产险费率在多年前已基本市场化;保险机构的所有制成分多元化,国有、民营、外资并存非常普遍。

这十来年的实践证明,外资保险公司来到中国确实存在水土不服和本土化方面的劣势,而它们的经营理念、专业技术和渠道,我们都可以学过来。如外资公司来了搞个人营销,我们的公司也学会了搞寿险个人营销;外资公司聘请国外高管,这几年中资公司也开始聘用外籍高管,达到几百人的规模。请海外的管理人才和专业人才来为本土的市场主体打工,这种方式很好。

再来谈创新和监管,特别是市场化。从保险业的费率市场化来看,我们有了一些体会。几年前,我们把财产险费率几乎全部放开。由于人寿保险是一个长期合同,我们对它的风险把握不准,所以人寿保险预定利率仍是2.5%不变,但财产险是一年一变的合同,所以我们就把它放开了。放开以后,带来了前几年的全行业激烈竞争和多年亏损。从去年开始,财产险市场面貌大幅度改观,我们发现,很多过去解决不了的问题,市场自己就解决了,如创新产品和渠道、改进服务、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等等。

在财产险费率市场化过程中,市场倒逼企业降低成本,企业自身有创新的动力,有自我规范、细化管理的冲动。监管部门只要把大事和关键问题抓到位,也就是把偿付能力监管真正落实,不断规范市场行为,保护好被保险人利益,对公司治理适当地予以监督和指导,其它的事情可以交给市场来解决。

张生举:金融创新的动力来自于市场。以香港的人民币市场为例,去年7月份以后发展得非常快,内地的银行间市场从1990年代开始做了十几年,产品的种类还是有限的。但是香港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该有的产品都有了,像即期、远期、调期、NDO(无本金交割汇率选择权)等等。为什么会这样?只要有利润在,不需要政府做太多的刺激,金融创新就会产生。从监管的角度,监管的理念要更新。我们是市场的中介组织,市场成员有的时候把我们当成监管者,而当我们面对监管者的时候,有时又站在市场成员的角度对他们阐述一些想法。现在的一种监管思路是,当市场的主体真正能够按照市场的规律办事以后,才能实现相应的风险定价,不能是病号型的竞争,像这次金融危机中一些西方的银行那样,在出现问题甚至快要倒闭的时候,反而高息揽存、给高管发高薪。这里存在着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矛盾,当金融机构具备一定的能力之后,不给它竞争的市场环境,金融机构的能力也没有办法大幅度地提高。

章国政:金融开放应该引进新的参与力量,让更多的民营企业参与进来。从金融本身的特性来讲,民营企业的机制可能更加适合或是能更有效地参与到这种充分竞争的行业中来。现在,民营企业无论是从资本实力、对公司治理的理解和把握,以及经营管理的能力等方面来讲,与十年前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民营企业已经具备了投资经营金融业所需要各种要素条件。

同时,民营企业也正在培育并逐步提升全球投资的能力。中国对外国技术、资源的投资,很多都是国有背景的金融机构、企业出去,容易遭遇到被投资国政府审查和限制。而如果以民营资本为主、并与国有资本相结合,才会更体现出优势。所以,我们希望政策方面能够给民营企业更多的支持和鼓励,让民营企业更积极参与到金融产业中来。

黄金老:国内资金过剩与企业融资难并存,表明我国金融体系的效率还不够。目前,企业和政府的资产负债率过高,继续依赖银行贷款形式的融资,对银行和企业都是高风险。今后数年,国家将实行严格的贷款限额控制,资金被“逼”出银行体系,迫使部分资金以非贷款形式流向实体经济。这一流出和导入过程,带来了新金融业态的兴起。新金融业态的使命在于破解长期困扰我国经济金融生活的资本金不足问题。

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只能通过或者企业紧缩,或者补充企业资本金,在就业和稳定的压力下,后者更可行。通过股票市场补充企业资本金,在严格的审批制之下,效率低且筹资十分有限。直接投资是高度市场化的投资,十分在乎投资回报率,这就要求投资的目标股权必须要低价,或者说价格泡沫较少。股指两年来一直在2500-3500点(主要是在2800点)之间摆动,很可能就是这一市场“自然选择”的结果。大力发展股票市场之外的直接投资市场,诸如股权投资基金、产业投资基金等,能够高效、大量地补充企业资本,从而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优化公司治理机制,由此企业又可以进一步进行债券和银行贷款融资。这样困扰中国经济金融的流动性过剩、贷款风险高、企业融资难、资产泡沫等一系列“纠结”均可缓解,宝贵的资金资源在实体经济中得到最优配置。

人民币国际化路线图

如果我们开放民间投资渠道,把资本走出去的道路拓宽,就可以降低池子的“水位”,实现良性循环。

主持人:您认为未来2-3年,全球金融环境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人民币国际化面临怎样的挑战和机遇?

刘奥琳:美国的银行业接下来最大的挑战就是巴塞尔协议Ⅲ,将导致银行到市场融资。当前,欧洲债务危机绝对严峻,也需要很多的流动性。现在可以说是美联储放的流动性最大的时候。二次量化宽松推出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已经上涨了,对各个国家都有影响,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可能会考虑回收流动性,出台第三次量化宽松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两三年以后,全球融资环境会很紧、融资成本高,这对于中国来说意味着机遇。中国是高储蓄国家,融资成本高对我们是有好处的,但是我们的受益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中国的资本市场一定要有序的开放。

人民币国际化分三步走,第一步需要实现可兑换。现在香港的经验非常有借鉴意义。2005年以来积累在香港的人民币数量很大,基本没有活化。但是去年香港金管局开启的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这一结算机制就让人民币得以活化,其中最主要的作用就是融资。很多在香港的企业表示,现在用人民币融资的利率约为2%,甚至连2%都不到,他们觉得非常合算,而且有很多人在进行自然避险,因为他们本来就在从事人民币贸易,货币转换要浪费很多钱。这对于企业融资成本降低,和对银行的利润都有好处。

第二步是发行债券。所以,人民币真要走出去,一定要再融资,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储备货币国可以不发债。由于我们不是贸易赤字国,可能国债的规模发不大。最终如果我们不要贸易赤字,那么发债就要靠企业融资。企业怎么开始融资?要靠债券市场和人民币国际衔接起来,一起走出去。

人民币国际化的第三步是资本项目的完全开放,目前的路线图还并不明朗。资本市场的融资,不像贸易融资是一年、两年的短期贷款,如果现在要贷给一个境外银行,10年、20年能够贷给它吗?其中有信用和汇率的双重风险。现在在人民币升值的讨论中,有多少人想到今后的中长期债利率是多少?要有一个健康的资本市场一定要有一个利率曲线,要有利率曲线一定要有中长期利率的安排。从这个角度来讲,资本项目的开放是必然的,如果资本开放的时间表和安排没有出来,对人民币的国际化会产生阻力。

李迅雷:截至2009年12月31日,中投在境外的投资组合市值为811亿美元,而QFII的发行规模只有700多亿,迄今为止,我们的QDII产品不大能吸引国内的民间资本,原因在于那些基金经理本身没有做过QFII,就像没有驾驶过飞机的飞行员,乘客却蜂拥而入,把飞机坐满了,坐满以后怎么办,这带有很大的盲目性。再看大陆到海外的FDI,到2009年为止,海外直接投资规模只有2460亿,当然增长是非常快的,过去5年年均增长率为90%,即便如此,占全球海外直接投资总量的比例只有1.1%,这个规模显然太小了。

中国的有钱人习惯到国外购买奢侈品,这对于外汇的消耗量也非常有限,其实我们可以到国外买一些有比较优势的投资品,如现在海外油田、矿山比较便宜,可以作为投资对象,日本、美国等很多地区的房地产价格目前处于历史低位,很多跨国企业、新兴产业的股票也很便宜,比国内创业板的盈利能力大多了。我们已经到了资本输出的时代,如果再不输出资本,确实是有问题。

目前,在人民币升值的背景下,海外热钱还在持续不断地进入中国。我们只能用外汇储备这个“池子”,一方面被动吸纳外汇,另一方面被动释放流动性。如果我们开放民间投资渠道,把资本走出去的道路拓宽,就可以降低池子的“水位”,实现良性循环。中国劳动力成本大幅上升,就是因为国内资本过剩,人力资源相对短缺,这一轮通胀基本属于成本推动型,在这样的情况下,需要马上放宽资本账户的外汇管制,允许在对个人合格海外投资者进行额度管理的前提下,通过国内的银行、证券等金融中介机构来拉动国内民间资本投资海外,将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在操作上,民间投资海外市场不妨以香港作为平台,这无疑有利于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即初期先在亚太区域内推进。此外,香港有不少中资金融机构可以提供中介服务,借道香港可以打通内地和香港之间的货币来往,也便于对民间投资的合规性进行监管和风险控制。对于国内金融机构而言,这同样是一次“国际化”的机会。

阎峰:QFII是在2005年提出的,当时我认为它存在一些问题:QFII是一个资本输入渠道,这个渠道是有额度的,这个额度应该发给谁?是发给(中资券商)进口商还是发给(外资机构)的出口商。一般我们的国际贸易会给进口公司一些额度,国家再来控制;但现在的方向是反的,额度全部给了外资机构。如果把QFII额度给进口商如国内的券商,将有几大好处:一是国内券商可以接触一些外国大基金,成为将来业务的一个敲门砖;二是这个额度控制在我们手上,相对比较自主。

现在准备的小QFII,和刚才说的QFII完全不一样,监管机构对小QFII在币种和产品上有很多限制条件。外资发QFII产品就没有要求找一个中资券商做投资顾问,但发QDII产品就要求找一家外资做投资顾问。

现在外资很看好中国企业,他们需要有QFII额度,中资机构反而没有额度,这样外资在中国其实有很多特殊的条件。中国的经济改革开放才30年,外资的金融机构都有150年的历史了,中资券商才15年的发展历史,完全不是同等重量级的。什么叫平等?我觉得应该是分重量级比赛才叫平等。中资券商在走出去的过程中,应该是有政策倾斜的支持,这些方面,监管机构在开放时要更多考虑的。

沈建光:创新、监管最核心的还是开放。人民币国际化要有序地推进人民币的可兑换和资本管制的逐渐开放。人民币国际化路线图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课题。经常项目下可兑换的目标,1996年已经基本实现了。这几年当中,很多资本项目也正在开放,一些进行得也很快,像在直接投资领域,从早期海外到中国的投资开放,现在已经到了对海外直接投资的领域。当然现在资本项的开放还有很多的难题。比如海外的机构到国内发债,国内的机构到海外去发债,发债以后,牵扯到资本的跨境流动,这一部分怎么开放?类似的问题需要逐步解决。现在来看,资本项的开放,人民币可兑换包括很多的步骤,目前真正遗留下来的问题也不多。未来资本项下的开放和人民币的可兑换性以及人民币市场的形成、汇率机制的市场化等课题,应该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路线图中有一个统筹的考虑,包括先后顺序、实施步骤和相互配合等。

面部白癜风需要做的护理保健

荨麻疹的初期症状有哪些

为什么牛皮癣的患病率越来越高

河南誉美专家辟谣偷肾有用吗